您的位置:云顶娱乐 > 政治任务 > 二战时期各国领袖和将军谁的能力最强,十九大

二战时期各国领袖和将军谁的能力最强,十九大

2019-10-09 14:13

         说到国家领导人,我觉得弗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是最有才能的人。

【学习进行时】11月10日至14日,习近平赴越南岘港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对越南、老挝进行国事访问。这是党的十九大后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首次出访,全球瞩目。新华社《学习进行时》原创品牌栏目“讲习所”为您梳理习近平十九大之后的首次出访,一起品味此访中的“不寻常”之处。

雍涛

         罗斯福总统面对的困难可谓是无人能及,他好不容易通过多年的努力把美国从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的困境中一手挣脱出来,正是重整河山待后生的时候,他却敢于让美国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甘冒失败的危险,愿意赌上自己为之奋斗多年的繁荣局面,去帮盟友打赢世界的全面战争,这是需要很大的胆略和卓越的超前意识的。

北京-岘港-河内-万象,11月10日至11日,习近平在岘港出席APEC会议,随后,又马不停蹄地对越南、老挝进行了国事访问。

 

         要知道,一旦战败,本来可以在北美洲隔岸观火的美国可就无端地陷入了战争的泥潭,这可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本来卖卖军火给交战各国,再享渔翁之利就好,他却超前地看到了法西斯轴心获胜后必将给世界带来的巨大灾难,美国也必然是唇亡齿寒,而力排众议将国家经济引入战争轨道。这是很需要些勇气的,因为当时美国国民和国会几乎没有人看到战争对美国的潜在威胁,都以为没必要掺和大洋彼岸的那场纷争,才不愿意加入进去呢。要以一己之力说服全国上下,说服美军加入战争,在国会力辩群雄可是极其费力的事情。

习近平的这次出访意义重大,有几个“不寻常”之处,更是令人关注。

  邓小平哲学,从哲学形态上说,主要不是以“纯哲学”形态出现的理论哲学,而是以方法论为特征的“应用哲学”,具有哲理性、中介性、应用性,它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纲领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提供哲学基础和方法论指导。邓小平哲学,从哲学主题来讲,是关于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如何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发展哲学”。它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度回答了中国为什么要发展和怎样发展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初步地系统地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论、发展目标论、发展动力论、发展模式论、发展战略论,极大地推动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也为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奠定了基础。邓小平哲学,从历史地位来说,它是“毛泽东哲学思想”体系发展的一个新阶段。但它的基本概念、范畴、理论框架仍然属于“毛泽东哲学思想”体系的范围。

         美国投入战争后,他还大胆起用年轻将领,坚信他们的智慧和能力,选用没有资历和指挥经验的艾森豪威尔去指挥美英联军,这也是很遭反对的,但是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最终艾森豪威尔为美国带来了绝世的胜利,所以我认为罗斯福的胆略和领导气魄都是无人能及的。

出访时间“不寻常”

 

         说到军事将领,我觉得乔治·马歇尔五星上将是最有才能的将领。

对中国而言,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大是重大的事件,对世界而言亦是如此。习近平此时出席APEC会议,时间不同寻常:这是中共十九大后,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亮相国际多边舞台,是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气象、新作为、新贡献的首次展示。

   邓小平哲学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它的哲学基础,是贯穿邓小平理论各个方面的灵魂。深入研究邓小平哲学的性质、特点及其历史地位,对于加深对邓小平理论的理解,用邓小平理论武装全党,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乔治·马歇尔出身平凡人家,是因为年轻无为才被父亲赶到弗吉尼亚军事学院进修的,没有其他将领那么显赫的世家出身和西点军校的经历,但是他勤勤恳恳做好自己每一刻该做好的事情,博得了世人的钦佩。

十九大对进入新时代的中国外交进行了顶层设计。国际社会都希望参悟中国发展玄机,透视中国未来蓝图;希望听到针对当前世界重大问题的“中国好声音”。

 

         马歇尔和麦克阿瑟素来不和,将门出身的麦克阿瑟年轻有为,提拔很快,他就处处压制马歇尔,本来一战后所有的有功将士都受到擢拔,但是马歇尔却没有,反而在中校的军职上一趴就是十几年,连好多老上司都看不过去了,可是他自己却不为所动,坚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一位极其敬业的军官。
是金子总会发光,马歇尔最终被直接擢拔为陆军副参谋长,军衔准将,协助参谋长工作,表现异常出色,随后被罗斯福总统直接提拔为参谋长,越过了多少名职务、资历和军衔高于他的将领,登上美国陆军的最高军职。上任后,马歇尔任人唯贤,擢拔了数不清的有才将领,艾森豪威尔的出任就有他的一份功劳,连素有积怨的麦克阿瑟也被他重用作陆军太平洋的最高长官。

云顶娱乐 1

  (一)邓小平哲学是以方法论形态为特征的“应用哲学”

         马歇尔运筹帷幄,坐镇华盛顿指挥全球美国陆军,亚洲战场有麦克阿瑟和李奇微,欧洲战场有艾森豪威尔、布莱德雷、巴顿和克拉克,大胆用人,并非常恰当地掌握他们的脾气和指挥风格,按照实际加以安排,取得了极佳的效果。是一位深受世人尊敬的军事家。

11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出席在越南岘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题为《抓住世界经济转型机遇谋求亚太更大发展》的主旨演讲。新华社记者李涛摄

 

         马歇尔后来担任国防部长、驻中国特使调节国共矛盾、国务卿,还是第一位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在职军人。

他们没有失望。

  人们在学习和研究邓小平理论时常常会问:邓小平有没有哲学?算不算哲学家?邓小平哲学是怎样的哲学?我想,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什么是哲学和哲学家的问题。

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发表演讲时,习近平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将开启新征程。”这是什么样的“新征程”?习近平的话语信心满满:

 

这是全面深化改革、持续释放发展活力的新征程;

  哲学是关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学问。从一定意义上说,任何哲学都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体。因为一般说来,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会有什么样的方法论,世界观指导并最终决定着人们对方法的选择和方法论的研究。反过来说,方法论又支持和影响一定的世界观。我们说世界观和方法论是统一的,但并不排除它们之间的差别和不一致的一面。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区别表现在:从对象上看,世界观研究的对象是外部客体的规律,方法论研究的对象是方法,它不仅要研究客体的规律,而且要研究客体对主体的价值关系,研究主体实现自己的目的应采取怎样的方法;从表现形式上看,世界观回答外部客体“是什么”和“不是什么”的问题,方法论则告诉人们“怎么做”和“不怎么做”的方法;从评价标准上看,世界观评判的标准是真假对错,方法论评判的标准则是适用或不适用。

这是与时俱进、创新发展方式的新征程;

 

这是进一步走向世界、发展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的新征程;

  正因为世界观和方法论有这样的区别,哲学史上才会出现某些世界观和方法论背离的情况;也正因为世界观和方法论各有其相对的独立性,才给人们提供了在一定条件下单独研究世界观或方法论的可能性,人们才据此把哲学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理论哲学(基础哲学或纯哲学),一类是应用哲学(部门哲学或哲学分支学科)。理论哲学着重于世界观即哲学基本概念、范畴、原理的研究。其特点是具有高度的抽象性、思辨性。应用哲学则侧重于方法论的研究,即把哲学基本概念、范畴、原理应用于各门具体科学或实际工作,解决其中带普遍性的问题,并概括出具有普遍意义理论来。其特点是其有哲理性、中介性、应用性。它从哲学基本问题的高度对某一领域中最基本的关系作深入的分析,揭示其最深层次的本质和规律,在哲学与具体科学或实际工作之间设置中间环节,架起由此达彼的桥梁,为具体科学或实际工作指明方向,给人们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指导。这种哲学分类的历史依据,可以追溯到哲学史上康德把哲学区分为“理论哲学”和“实践哲学”的先例[1](第8-9页),其现实依据可以参照自然科学中“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之分。就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范围来说,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马克思、恩格斯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哲学编)、列宁的《哲学笔记》,毛泽东的《实践论》、《矛盾论》等著作可以看做是理论哲学;而马克思的《资本论》、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毛泽东的《中国社会阶级的分析》、《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论十大关系》等则属于应用哲学。纵观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著作,理论哲学只占一小部分,应用哲学占了绝大部分。马克思、恩格斯把哲学原理应用于社会、历史、经济、文化、自然科学和工人运动等各个方面,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对此列宁给予了高度的评价:“用唯物辩证法从根本上来改造全部政治经济学,把唯物辩证法应用于历史、自然科学、哲学以及工人阶级的政策和策略——这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最为注意的事情,这就是他们做了最重要最新颖的贡献的地方,这就是他们在革命思想史上英明地迈进的一步。”[2](第557-558页)列宁的著作几十卷,大部分也是应用性的。毛泽东的著作,从已公开出版的《毛泽东选集》、《毛泽东文集》、《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等来看,属于理论哲学的著作是少量的,绝大部分是应用性的,即应用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和方法去分析解决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问题,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化为党的思想路线和工作路线、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这是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所作出的最大贡献。

这是以人民为中心、迈向美好生活的新征程;

 

这是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征程。

  同上述两类哲学形态相联系,存在着两类哲学家:一类是专业哲学家,一类是革命家、政治家兼哲学家。就马克思主义哲学范围来说,前者如俄国的普列汉诺夫、苏联时期的米丁、尤金,中国的李达、艾思奇等,后者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

“五个新征程”由内而外,层层递进:指明了新时代中国发展的方向、路径和光明前景,也表明了中国推动亚太与世界和平发展的决心与担当。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认为:“讲话最后的落脚点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就是说,中国的发展是要拿出来和世界分享的。”

  根据这种关于哲学和哲学家的区分,看一个人有没有哲学思想,是不是哲学家,不单是要看他有没有专门的哲学著作,他的哲学著作是大部头还是小册子,而且要看他的著作、言论中是否蕴含着丰富的哲学思想。中国的孔子“述而不作”,他的《论语》是由他的学生记下的谈话录,老子的《道德经》也不过几千字,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毕生从事口头辩论,没有什么著作,只有由其弟子记录的一些对话,可是谁能说他们没有丰富的哲学思想,不是思想家、哲学家呢?我们也不能要求作为革命家、政治家兼哲学家的人同专业哲学家一样,更多地从事专门的哲学著述。意大利著名哲学家葛兰西说得好:“政治家往往也从事哲学的著作,但是他的真正的哲学恰好应该在他的政治论文中去找。”[3](第85页)如果职业革命家有专门的哲学著作,在理论哲学方面形成了自己的体系,应该称为名副其实的哲学家;如果没有专门的哲学著作,理论哲学方面没有形成自己的体系,但他能运用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去研究和解决具体科学或实际工作中的根本问题,取得了重大成果,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一系列相互联系的概念、范畴,理论上有所创新,这应该承认是应用哲学,可以称为应用哲学家。邓小平虽然没有像毛泽东的《实践论》、《矛盾论》那样专门的哲学著作,但他有丰富的哲学思想,他的哲学思想体现在他关于拨乱反正、全面改革的著作、言论之中,体现在他关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科技、教育、文化、民族、军事、外交、统一战线、党的建设等一系列问题的论述之中,体现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文献之中。尤其重要的是他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于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中心问题,形成了关于社会主义发展阶段、道路、本质、动力、模式等互相联系的基本观点,比较系统地初步回答了像中国这样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社会主义的一系列问题,并在这个过程中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辩证法、历史唯物论的某些基本观点。由此可见,邓小平是有哲学的。不过,他的哲学主要不是以“纯哲学”形态出现的理论哲学,而是以方法论为特征的应用哲学。这种应用哲学具有哲理性、中介性、应用性,它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纲领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提供了哲学基础和方法论指导。邓小平有深睿的哲学头脑和哲学智慧,堪称我党在实践中运用哲学、运用辩证法的典范,可以算得上应用哲学家。这一点多次受到毛泽东的赞赏,他说:“总之,要照辩证法办事,这是邓小平同志讲的。我看,全党都要学习辩证法,提倡照辩证法办事。”

是的,中国好,世界才更好;世界好,中国会更好。

 

因此,短短35分钟演讲,就赢得了17次热烈掌声!

云顶娱乐,  (二)邓小平哲学是关于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如何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发展哲学”

首访地点“不寻常”

 

同饮一江水,命运紧相连。

  如前所述,邓小平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应用涉及经济、政治、科技、教育、文化、民族、军事、外交、统一战线、党的建设等诸多领域,但他的最大贡献还是试图解决像中国这样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如何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如何发展的问题,因此从主题来说,他的哲学是一种“发展哲学”。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政治任务,转载请注明出处:二战时期各国领袖和将军谁的能力最强,十九大

关键词: